發病地
每天發病一次

我果然是個脾氣不太好的人

再沒有這樣美好的人生了

他深吸了一口氣,滿滿的一口冰涼灌進了他有些乾渴的喉嚨,令他覺得喉嚨有些癢,彷彿連老痰也要差點被刺激地逼上來,但他並不覺得有任何不舒適。相反的,他覺得有些異樣的愉快。


他很久沒這樣了,做一件事做得這般起勁。果然上帝創造假期是有他的道理的,他想。放空一陣子的腦子在重新接觸工作後果然只會更加地有效率。他盯著桌上及地上因放了個假期而疊高的卷宗,對歸假而來的他來說,這真的是,再.美.好.不.過.了。

  聽到消息的剎那,他感到無比錯愕,內心裡兩份情感在彼此拉鋸著:他知道為了她好,他必須裝出歡喜的樣子,鼓勵她往自己想走的路邁進;但另一方面,他又自私的希望她能念在他的好,留下來就這樣子一輩子不分開。但誰都知道,這樣自私的想法只能留在他自己心中溫存。

進新廚房的描寫

他轉開把手,望著眼前的新廚房。廚房裡的東西都蓋著塑膠布,有的未拆封,有的則似乎是因為搬運而被撕掉了一小角,但儘管如此,一切還是嶄新的模樣。傢俱櫃子因為塑膠布的關係顯得有些矇矓,他其實還滿喜歡這種感覺的,廚房像是被打了一盞藝術燈一樣。

他順著右手邊走去,手順著塑膠布滑過了流理台,發出了塑膠摩擦的沙沙聲。地上走著有些沙沙的,想必是搬家工人進來沒脫鞋的關係吧。但看著地板還挺乾淨的,這倒讓他困惑了不少。他抱著這樣的疑問打開了嶄新的櫃子,一陣清新的木頭味傳了出來,他深吸了好幾口,讓他想起了小時候躲在櫃子裡玩躲貓貓的回憶。那個櫃子很大,也是木頭的。他小時後很喜歡往那裡鑽,一來身體小,那櫃子夠大足夠他的身...

只有頭

01

他從不後悔他做過的決定,就算他再也沒機會見到他了。

02

手指隨意地掐著嫩葉,他一臉不在乎地看著水珠順著動作滴在窗檯,也沾濕了他的手指。

長得真好啊,他想。明明就沒怎麼照顧,或許是拜這鬼氣候所賜吧,他瞧著陰霾的天空。

他住的地方靠海,一年四季總下著雨,不是傾盆大雨,而是綿綿細雨,一時半會總停不了的那種。老天像是清緒失控一樣,把理該下在其他地區的雨全集中在這裡。他很少看過陽光,就算有了也只有雨後那幾個小時,之後天空就又會再度被灰雲給遮住。

少了陽光的地方住久了不瘋才怪。他百般無聊地想著,幸運的是他不是一般人。

那片葉子像是同意一般,繼續順著他的動作點著頭。

03


(暫)

天空灰濛濛的,週遭空氣悶熱濕潤,口鼻呼吸著就像是被悶在口罩裡一般,一個連天氣也像是感冒了的日子。

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,黏黏的,冒著熱度,實在是不怎麼舒服。如果有水能洗洗手就好了,他想。清爽的波一下,就能暫時擺脫這濕黏的狀態,簡直是夏天唯一的樂趣了。

「喂,接下來呢」

他的友人站在不遠處,一臉受不了的看著他。

「熱死了,」


無題

「哥哥,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呢?」

「還能怎麼辦,只能把他的牙拔出來了吧。」

© 橇撬 | Powered by LOFTER